|  注册
活动报名 AIESEC绿色通道 申请状态查询
需登录才能查询你的申请状态
新闻动态
首页>活动资讯>新闻动态
返回列表
【留学生作弊被捕】诚信固然要倡导,但“懒政”就没责任吗?

  4日,四名中国留学生因在之前的托福考试中涉嫌代考,被美方逮捕。被捕留学生将被控“串谋欺骗美国政府”,面临最高5年、25万美金罚款、刑后3年监视的刑罚,并遣返。

  事件一览

出出国

  报道截图

  美国媒体报道,美方4日表示,他们逮捕了四名参与大学入学考试欺诈的中国公民。据波士顿联邦检察官称,就读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霍尔特国际商学院的25岁的王悦(音译)代替三名中国学生参加托福考试。

  波士顿地区联邦代理助理检察官威廉·魏因雷布(William B. Weinreb)说:“规避托福考试的非法计划,不仅破坏了学术机构的公正性,也损害了我们国家的学生签证项目”。

  报道称,这三名学生是24岁的张世坤(音译)、21岁的黄乐毅(音译)和21岁的程晓萌(音译)。这三名学生利用欺诈的成绩,分别被美国西北大学、宾州州立大学以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录取。之前,他们因未能达到这些大学的最低分数线,向王悦支付了7000美元代考费(按目前汇率计算约为48300人民币)。他们在被大学录取后,得到了美国国务院颁发的学生签证。

  王月在新泽西州被捕,同时其他三人分别在马萨诸塞州、宾夕法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被捕。四人被控移民方面的犯罪——串谋欺骗美国政府,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、25万美元罚金以及3年监视居住的惩罚。

  “替考”现象敲响诚信考试警钟

  留学圈子一片哗然,标化考试作弊现象再一次挑动了人们的神经。早在2015年5月,留学圈子就发生过规模更大的替考事件:15名中国籍华人因涉嫌聘请枪手持伪造护照,分别冒充考生代考托福(TOEFL)、SAT以及研究所入学试GRE,已在被捕后,遭宾州大陪审团起诉。这15名涉案华人共被提控35项罪名。

  靠此分数获得入学签证,还面临诈欺政府的联邦重罪——今天美方对4位代考学子做出“串谋欺骗美国政府”的控诉,也是事出有例。

  诚然,作弊损害的是所有循规蹈矩考生的利益,是在无数人付出人力和财力的粮仓里偷而蚕食的硕鼠行为。对于作弊,我们应该坚决抵制,杜绝效仿。

出出国

  立场说完了,下面说说当事的另一方。

  ETS就没有责任吗?

  美国留学的诱惑太大,作为托福考试举办方的ETS,有义务正视:这其中肯定会有人铤而走险,通过各种方法获得不正当的考试结果。然而ETS是怎么做的呢?

  托福作弊现象在留学圈子里早已不是新闻。托福考试的监管环境远远不及中国高考,一直以来,考生作弊的方法层出不穷,然而ETS一直疏于管理。

  2015年,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记者就国内托福考试乱象致电ETS,表示自己要用高科技作弊工具参加一次托福考试,却得到ETS相当敷衍的回复——ETS新闻发言人汤姆·尤因(Tom Ewing)提醒记者,“对任何程度的披露托福考试作弊细节保持慎重”。除此之外,该机构并未表现出对托福作弊产业链进行调查的任何意图。

  相比于买题、高科技作弊,枪手代考是更直接、高效、安全的作弊方式——在中国考托福,不受美国法律“禁止顶替他人身份参加考试”等相关条文的制约。而直到2015年,ETS才改进了反制措施:

  之前是把问题考生的成绩hold或者禁考,从2015年上半年改为了算后账,也就是等作弊考生入学之后,才“发现”考生之前的作弊,直接告诉考生所在的大学,把考生直接退学。当然,获得留学F1签证还会被以欺骗美国政府的名义起诉。

  今天被捕的4人,就栽在这条上了。

  作弊该惩罚吗?该,还务实者以公道,还规则以公信力。

  但ETS的做法是,在掌握证据的第一时间不抓你,等你落地美国再给你重击。先纵人之恶,然后一网打尽。

  在国内,这有个接地气的名字:钓鱼执法。

  从法律精神来说,这类似于倚仗量刑与执法的力量,而忽略监管与道德建设。

  比起来,主管SAT考试的CB,吃相更难看:今年CB将非美国本土的SAT考试场次由6场砍到4场,对此美媒的解释是:“避免亚太考生过度刷分带来的竞争压力;并降低题库的使用频率,减少泄题风险(——《华盛顿邮报》)”。

  而SAT的题库更新太慢,被普遍认为是泄题事件的主要原因之一。CB的做法是,对2100-2300的高分严查,取消可疑者的成绩,并最终减少了国际SAT考场的场次。

  “懒政”大大偏离教育初衷

  无论是ETS的“钓鱼执法”,还是CB的“一刀切”,都是名副其实的“懒政”:考场环境不公平却不添加监管投入,题库更新慢却不勤出考题。自己的规则有漏洞,却只寄希望于处罚措施,这种针对亚裔考生的省事、粗暴的做法既不负责任,也是对数量最大、竞争力最强的国际生群体——中国留学生的轻慢、不尊重与歧视。

  虽然在美国法律中这么做没违法;但从做教育的角度来说,教育应该做的是引导、影响、帮助学生实现自立,而不是引导学子犯罪、压迫学生。在提供公平环境的前提下培养与选拔人才,这才是教育者该做的事。